山林記事   山林影像   繫語寄情   攝影手札   海天遊蹤   往日時空   荒野新竹分會社群   灰面留言版
 網頁地圖首頁 0

攝影:93.01.21~25
文章:93.04.04

審馬陣雪季行

2005/01/09 19:20 更新


雪,是美麗的;雪,亦是充滿危機的!

【楔子】

  由單純的登山漸轉以攝影為主後,一直無緣拍著璀璨的雪景,每年的冬季到來,總渴望著上山,欣賞、拍攝雪的世界。雪季登山是件相當困難的事,除了需具備雪地的知識、技術、經驗與裝備外,尚需考慮天候變化和活動山區的安全性,而若能與經驗豐富的伙伴同行,彼此有個照應,則更有保障。

  在台灣,降雪的季節約於陽曆年末至農曆過年期間,可能見著雪景的地區,也只有玉山、雪山、南湖大山、大霸尖山及合歡山等高山山區才有機會。於今年的春節,取得家人的諒解,開始規劃上山過年。因著春節假期較長,而朋友們多需返鄉過年或已安排其他的行程,最後決定獨自前往沿線皆有山屋的南湖大山山區,心想應該還會有其他的隊伍上山,可以結伴同行。倘若天候狀況有變,定以安全為最高考量,不會冒然前進,應不至於太危險。

  今年的雪季來的晚了些,至春節前幾天,才開始有夾帶充沛水氣的冷鋒面過境台灣,媒體報導著合歡山區已開始下雪,心想那南湖山區也應該有降雪了,再來則端視天候狀況是否放晴,來決定上山與否。台灣的高山氣象資訊很少,只有玉山和合歡山有設氣象站,而登山者預估其他高山地區的天候狀況,只能依據附近的氣象預報去推估。然平地與高山的氣象實有著很大差異,即使努力推敲,也僅得參考而已,還是得上山看老天爺的臉色才知道。若推估天候沒有晴朗的機會,則會取消登山活動,因為上山是要去欣賞美景,而不是要去當落湯雞的。

【甲申年除夕】天候狀況:多雲時晴

  前幾天,冷鋒面來襲,天氣不甚穩定,而遲遲未出發。中央氣象局預報於初一、二時有放晴的機會,而早上起來天氣也還不錯,就趕緊開車上山了。在離家的路上,心中頗過意不去的,因為往年除了在馬祖當兵期間,幾乎都會回家過年。只是,覺得往後能離開的機會會更少了,是需把握此次的假期去做些想做的事。

  來到中橫宜蘭支線的思源啞口,南湖群峰及中央尖山即是由此地的710林道進入。此行除了必要的攝影器材十公斤與一般的個人裝備,還需攜帶雪季的裝備與足夠的禦寒衣物,另外還有兩大包媽媽的愛心滷肉。當打包完成,發現這比我平日近三十公斤的背包似乎又重許多,少說也有三十七、八公斤,心想先背至6.7km的登山口再看看吧!從林道口進去為些許緩上的石子路,一般約步行二個半小時。而此次的背包著實太重,連背包上肩都異常因難。撐到林道盡頭的登山口,已多花了一個小時,於是決定在此紮營過除夕,減輕一些不必要的裝備與食物,明早再開始陡上。

  獨自在登山口煮著火鍋料當年夜飯,覺得有些孤單與落寞,然為了自己的想望,走上這條路似乎是在所難免的,而亦需覺得甘之如飴吧!而因著上山的時間已從八天改為六天,不算今日只剩五天,整理多餘的裝備與食物,包含帳篷留下了五、六公斤,明天上坡時應會覺得好些。而今日除夕的夜晚,就在此異樣平靜的登山口渡過,有著風雨欲來的寧靜。


圖1:稜線上的開闊地已積雪,遠方為雪山山脈

【癸未年正月初一】天候狀況:晴時多雲

  大年初一,天氣還不錯,早早起床,六點就整裝好出發。因捨棄帳篷,今晚需到審馬陣山屋住宿。先陡上五百公尺,還未上至側稜線已開始遇見殘雪。九點到多加屯山,天氣晴朗,此處開闊已積著一層薄雪,並不影響前進,而遠處的南湖大山已白了頭。十一點至木杆鞍部用午餐,此地地勢稍低無雪,但已起風。過鞍部十五分鐘,遇見新雲稜山屋尚在施工中,輕鋼骨的兩層床舖結構,和目前許多新建的高山五星級的避難山屋一樣,且位於稜線上視野良好,看來以後的山友們又更幸福了。下切往舊雲稜山屋的方向,中途即轉上切,還有最後一大段的陡坡才能上至主稜。

  下午,天氣轉陰,至近審馬陣山一帶的主稜線,發覺積雪已至膝蓋,然已下午三點,推估應該還是到的了審馬陣山屋。繼續前進,然雪路越漸難行,偶爾還深至大腿。好不容易到了審馬陣山的登山口,已是下午四點半,還剩一公里的路才會到審馬陣山屋,心埵釣З菻獢A也告訴自己不要停不來,一定會走的到的。雪已皆深至大腿上,天色也漸暗了下來。近六點,終於看見兩座位於雪上的審馬陣山屋,此時心中才鬆了一口氣。進山屋內休息,兩座山屋皆無人,手機可通,打了電話和家人朋友道平安,當然沒敢說目前的處境,正處於一片白茫茫的雪中,一個人獨自窩在冷冰的山屋裡過著大年初一。夜晚開始降雪,白白綿綿的雪花一直落下,心裡想著拍攝的計劃,期待著明日天氣能放晴,能在審馬陣山屋附近拍白茫茫的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也蠻不錯,已不打算過五岩峰去南湖圈谷,想也過不去了。


圖2:閃閃發亮的雪地

【癸未年正月初二】天候狀況:降雪

  早晨,持續降雪中,看來今天的日出是沒有希望了。山屋後的雪已堆高過門檻,原本想用來拍南湖大山倒影的審馬陣水池,也已不見跡影埋沒於深雪之中。雪已太深,連移動都很困難,而一大片的白雪,沒有陪襯的景觀,也難以拍出令人動容的作品。

  中午,雲霧未散,持續降雪中,看來今日已無放晴的機會。白雪紛飛,覆蓋著大地所有的事物,絲毫不留情面。無論是初生的小芽、亭亭玉立的大樹、或人們留下的足跡,皆需臣服於風雪的威力之下。似乎只有少數耐寒的鳥類,還能在此極地中活動,偶爾在雪地上跳躍而留下一些的蛛絲馬跡,然不一會兒,亦被持續降落的雪花所淹沒。

  傍晚,降雪中,天色漸暗。常在思索自己是否真的適合、或有能力從事高山攝影,甚至成為一位專職的攝影師?這當中有著太多的考驗,除了常需早起等日出,還要晚睡拍星跡夜景,而雪季登山更是一大難題。此外,登山知識與體力也必需維持一定的程度,還要有獨行的能力與認知,不可依賴別人等等。而亦需有時間、有假期,好的作品是需要被等待的,而不只是到了就隨手可得。常想著是否應開放心胸,不要目標如此地遠大,當個興趣玩玩就好,有空和朋友上山拍照,或教導一些初入攝影領域的伙伴,交交朋友也應還不錯。只是又想到時光難再,若不趁著年輕還背的動時多上山,待年紀較長背負較差時,就無法如此的上山了。然有些許多的家庭責任與社會倫理壓力無法放下,平日還是需努力工作,只能盡力利用空閒的時間,持續地累積作品,能走到怎樣的境界,就隨緣了。

  夜晚,雪降不止。眼看著雪越積越深,決定明日若再持續地降雪一定要下撤,危險性已太高了。在山屋中,望著窗外銀白色的大地,有著面對另外一個世界的想法;明知外頭看似平靜的雪地,必隱藏著難以想像的危機,然因著鋁板輕鋼骨的山屋提供了十足的安全性,讓身處雪屋中的自己很難感受那強烈的危機感,有種著處於兩個極端世界的感覺。只是明日該如何下山呢?無論如何,還是需衝出去吧!否則若雪不止,越積越深又該如何呢?

  深夜,還在降雪中。白天睡太多,夜晚已睡不著。在寒冷無光的山屋中,思緒飛揚著;思索著,該如何在雪中前進下山;思索著,下一趟的行程;思索著,社團該如何來發展;思索著,該如何來說這一段故事……。總之,就是睡不著……


圖3:雪中的審馬陣大山屋(大年初二)

【癸未年正月初三】天候狀況:大霧

  早晨,雪已止,但起大霧,看來還是沒有拍攝雪景的緣份,決定趕緊整裝下撤,以防天候再轉壞。乘著出發前,拍了幾張大雪覆蓋的山屋做記錄,便將相機收進大背包,心想今日要和大雪奮戰,應不可能有氣力拍照了。

  濃霧當頭,看不清前行的方向,依著指北針的指示,先往西北方三百五十公尺的審馬陣山屋與南湖山屋的指示牌前進。雪已過腰,連抬腿都已困難,只好邊撥開雪、邊努力前進。有時陷入深雪之中,雪已過胸口,只得努力試著爬至雪上,背著沈重的大背包爬行前進。在雪地之中,前進不了幾公尺,就氣喘如牛,需停下來休息。不過,在此好處是休息很方便,背包、人直接坐在雪上,腳也不必彎。辛苦地拿出行動糧想補充點體力,一不小心沒有放好,眼睜睜地看著它在雪地上如溜冰般直滑落至下方的森林之中不見了,只好苦笑跟它說再見。一段三百五十公尺的雪地,爬了二個小時才看到指示牌,差一點要放棄退回山屋等待救援,也差一點把大背包丟下比較好前進,只是相機真的值不少錢,還是繼續拼了命背著前進吧!

  再來的目標是西方六百公尺的審馬陣山登山口,大雪覆蓋完全沒有路跡,而山霧亦是與我作對,硬是不散。完全不見前行的方向,只得依著指北針與路感持續前進。明知此段是沿等高線平切的路,然還是不敢平行的強游過去,怕一不小心往下一些就不容易上來了。靠著右邊較高的雪坡往西前進,有時發現竟已上了冷杉的樹頂,而再過去已到懸崖旁時,才往回切一些,再找方向繼續摸索前進。來來回回,到審馬陣山登山口時,又花了整整三個小時。審馬陣山頂距稜線上的登山口也不過十分鐘的路,然來了南湖山區兩趟,一直沒有登過審馬陣山,上回是下雨沒上去,這回卻是大雪覆山,看來還是別上去了,再下一回再說吧!不過,到審馬陣山登山口心中已踏實了許多,覺得命應是撿回來了,再過去一段,開始入森林下稜線後積雪就少了,應該就好走多了。

  跌跌撞撞,終於過了稜線,下至舊雲稜山屋,已下午四點。舊雲稜山屋內,已有兩位因著稜線的雪太深而折返的山友,是這幾天首次遇見的人類,心中好不高興。夜晚,從雲陵山屋外的樹縫望出去,是滿天空燦爛的星斗,心想若是在審馬陣山屋的天氣就如此該多好,看來無緣還是無緣,下回又不知何時才有機會拍雪景,我想恐怕又得等上一年了。


圖4:大年初一的多加屯山頂


圖5:天氣晴朗的雪地(大年初四)


圖6:太陽與雪的合照

【癸未年正月初四】天候狀況:晴偶有雲

  是真的累了,下山吧!雖然今天是大晴天,已無助於此趟的旅程,因為我已經累了,想回家了。沿路的積雪亦比上山時來的深,隨手拍了一些做紀念,因為知道大白天的反差對比太大,很難拍到好的雪景作品,但難得上來一趟,紀念照還是要拍。路上遇到幾隊要上山賞雪的隊伍,亦清楚地告知了審馬陣山一帶積雪的狀況,建議需三思是否要強攻上去,而山友們反倒說天氣已轉好,問我要不要再和他們一起上去,我說「真的累了,要回家了!」

  下至林道盡頭的登山口,看見我可愛的帳篷還佇立在那兒,沒有丟下我而不見,真是令人欣慰。重新整裝,出到林道口公路旁,看見我可愛的車車也還在,真是令人高興。出至公路上,見人車擁擠,原來這幾天山下亦是少見的寒冷,而思源啞口因處溼寒的山谷,以致於這一帶的樹木都結成了冰樹銀葉,經媒體一報導,前來體驗年節寒冬氣氛的遊客絡繹不絕。而對剛從冰天雪地逃命下來的自己,看著人們興奮的表情,不由地覺得莞爾,因著已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了。


圖7:思源啞口的冰樹銀葉
 


上一篇

回山林記行

下一篇
 徜徉自然、翱翔天際中 ...... The Sky Of Buzza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