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林記事   山林影像   繫語寄情   攝影手札   海天遊蹤   往日時空   荒野新竹分會社群   灰面留言版
 網頁地圖首頁 0

攝影:93.01.01~03
文章:93.03.27

雲霧之鄉-北大武山

2005/01/09 19:20 更新


【楔子】

  佇立在中央山脈最南端的北大武山,是我一直嚮往的地方。過往,總想待自己回南部時再去,然在北部工作幾年之後,發覺回去的日子似乎越來越遠了。在元旦假期,才懷抱著多年來的想望,踏上此一朝聖之旅。

  北大武山,別稱大武山,海拔3092公尺,名列台灣百岳第92座。原住民稱之“karoroan”,意思就是「視野非常廣闊」,有個一等三角點,為著名的台灣高山五嶽之一(註一)。位於屏東縣泰武鄉與台東縣金峰鄉的鄰界處,是中央山脈主脊南段唯一一座超過三千公尺的山岳。其山勢雄偉壯碩,於平坦的高屏丘陵平原筆直突出而上,因此有著「南台灣屏障」的雅號。散居於大武周遭的魯凱與排灣族群,視此地為不可侵犯的聖山,是祖先靈魂的歸宿地,為部落朝拜與信仰的中心。


圖一:雲霧飛騰的北大武山

【出發】

  北大武山,對南部的山友是座容易到達的百岳,部份腳程較快的山友們,早上輕裝從登山口出發,過中午登頂後直接下山回家,一天即完成攀登此峰。然對北部的我們,還真是有點遠,晚上十點出發,經高速公路直奔屏東潮州,再進入泰武鄉的北大武登山口,也已凌晨三點半了。休息一下,六點天色微亮,起身整裝備餐,面對著2004年第一道朝陽,開啟了此次的北大武之旅。

  剛開始上山的路,並沒有想像中的辛苦,順著大武地壘邊的山徑緩上,走起來還算舒服。節氣已入冬,來的晚了些,沿路秋楓已落葉滿地,只殘留幾株紅榨槭,紅黃滿樹,供我倆憑弔。若早些時候來,想必是滿山的楓紅,那更是美麗!偶見幾段陡峭處,背著大背包與它奮戰,迎面遇見著輕裝的山友已回走下山,直說我們年輕人體力好,爬個北大武山,背著如此大的背包?我們笑笑以對,不知如何回答。只因南部山友一天的行程,大伙排了三天去逍遙,自然地糧食與墮落的物品就裝成了一大袋。


圖二:屏東縣泰武鄉的北大武山登山口


圖三:楓紅滿樹的紅榨槭

【檜谷山莊】

  過了幾段陡峭的山徑,赫然發現已到達這兩晚休息住宿的檜谷山莊,此時才剛過中午不久。從登山口爬升到檜谷山莊約六百公尺,包含休息的時間,算來只花了四個多小時。看來下午還可以休息睡個午覺,彌補些昨晚趕夜車的睡眠不足。檜谷山莊,故名思義即為檜木聚集成谷之地。此地早年盛產紅檜木,位於二千五百公尺霧林帶的森林山谷之中,終年經常雲霧裊繞、清幽涼爽,為夏日山中避暑的好去處。山屋約可容納四十人,另有一個可納五~六人的小房間,而外圍有桌椅及平台方便山友們烹煮食物。還有個洗滌區,放著多個接好山泉水的洗滌台,而廁所是利用洗滌台排放的水,用水管接導過去做持續的清洗,是山中所見過最高級、乾淨,又沒有異味的廁所。

  先前聽說,檜谷山莊位處半山腰森林之中,附近的展望不佳,並沒有太大的期望。然發現距山莊十分鐘路程處,有一可瞭望高屏地區的岩石開闊地,正面對西方,應是一個觀賞落日的好地方。下午睡個舒服的午覺,傍晚吆喝大伙一同前去看夕陽。北大武山區因其地勢突起於平原之上,其視野非常開闊,最著名即是大武的雲海與夕照。雖未能到更高的大武祠及北大武山頂一帶欣賞,但此處的落日餘暉,亦是色彩繽紛。隨著太陽落下,不斷變化的黃昏彩雲,與雲霧滿溢過山頭的雲瀑景觀,已非常精彩美麗!

  自沈迷於攝影後,行程會依照景觀拍攝的時間安排,與一般的登山行程有所不同,也漸漸地開始小眾或獨自上山。而此次參加荒野朋友們的活動,重溫了令人懷念的登山樂趣之一 --- 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互動。記得剛開始參與登山活動,即是為和一群好伙伴出門玩耍;而當大伙一起準備吃飯時,更是有趣的時刻,每組的伙食各有千秋,還可以一組組的品嚐評論一番。山中無歲月,亦無世俗的束縛,大伙真心以對,鬥嘴嘻戲話家常,是人生難得的樂趣。


圖四:檜谷山莊的合照


圖五:彩雲飛縱的大武夕陽


圖六:大武落日


圖七:黃昏的雲瀑


圖八:日落餘暉之枯木

【夜攻】

  登山者經常為了至山頂、或稜線上欣賞美麗的日出,會在不可思議的時間出發,曾經最早的一次是晚上十二點,若在平地的晚上,根本還沒睡覺。而此次為迎接北大武山的初陽與雲海,亦於晚上十二點半起床,吃個簡單的早餐,凌晨一點半,大伙各自帶著頭燈與糧草,魚貫般地踏上了漆黑的山徑。在黑夜中,有著令人敬畏的寒意,帶著一些的興奮、一些的謹慎,還有一絲的恐懼引領著大伙在黑暗中摸索前進。伙伴們如同一隻隻的螢火蟲,點亮著頭燈,緊跟隨著前人的腳步在黑暗的山徑中前進,無聲無息地!只有在休息的片刻,才能聽到前後伙伴沈重的呼吸聲,與偶爾嚮導、領隊招呼隊伍的聲音。在深夜堛漱j伙,不若白天的吵雜,份外地安靜,份外地認命走路,一股異樣沈重的氣氛瀰漫著。隨著時間緩慢地流逝,隊伍漸漸地拉長,前頭的伙伴有著趕路看日出的壓力,而後頭的伙伴已漸露疲態,緩緩地行進。

  上至稜線,風勢逐漸地增強,而氣溫亦降至近零度,身心已疲憊不堪,只殘存著一絲的意志力前行。直至見著黑暗中的大武祠,糾結的心情才終豁然開朗,大聲呼喊隊友說道「到了!到大武祠了!」頂著寒風煮著薑茶,等待著隊友們陸續到達,奉上一杯熱騰騰的薑茶為他們驅除些許的寒意與疲憊,一同等待日出的時刻來臨。

【大武祠】

  「大武祠」為日人於1944年建造完工,紀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,日軍徵招臺灣原住民組成「高砂義勇隊」,被派至南洋戰場協助作戰而犧牲的原住民。「高砂義勇隊」的由來是於十六世紀時,日本稱當時的台灣為高砂國,而台灣原住民即稱高砂族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隨著日本戰區在太平洋地區無限擴大蔓延,日本當局出現兵源不足現象,原本不要台灣人當兵的政策開始轉變。1942年,南洋戰役久攻不下,為了因應這裡的叢林山勢,特別徵招了台灣原住民志願軍,前後約四千餘人,稱為高砂義勇隊。在皇民化的年代,台灣人被灌輸著效忠天皇義不容辭,從軍是身為男人最高的光榮,且軍餉收入亦比一般來的高,因此報名的人數不少。然一開始只是說做軍屬,負責運補、伙房等事宜,並不直接從事作戰。當日軍發現高山原住民的驍勇善戰,高砂義勇隊即開始被派為最前線的攻堅部隊,因而死傷非常的慘重。

  這是一段早年被淹沒的島嶼戰史,是臺灣歷史不可抹滅的一部份。站在這堙A憑弔昔日的情景,令人不勝唏噓。而隨著時光流逝,其鳥居與碑文已呈破舊,而主祠早成廢墟。


圖九:「觀音圈」景象


圖十:北大武山的登頂照

【大武雲彩】

  在大武祠的稜線上,風勢強勁然天候陰霾,只見雲霧如海浪般急湧急退,初昇泛黃的陽光總在飛騰的雲霧中忽隱忽現,是難得美麗的景象。而稍晚風勢漸息,雲霧才終歸平靜,展露出天地一體的大武雲海。

  越過大武祠即可見巍峨的北大武山聳立在上下起伏稜線的那一頭,而其間是一大片蒼勁的台灣鐵杉林。雲霧於當中流竄著,一會兒隱沒了鐵杉林,只見北大武山頭孤獨地漂浮於雲上;一會兒雲霧退下,清晰可見至遠方的玉山山系及南台首嶽---關山。偶爾自己的倒影落於雲霧之上,形成了特殊的「觀音圈」景象,這兒的景緻變化非常快速而令人驚豔。也是為何攝影者會重複地去相同的地方而不厭倦,因著不同的時間、季節、角度,會有著千萬種不同的景觀,令人難以忘懷!此刻,是否能登上北大武山頂,對自己而言已不再重要。只是時間還很充裕,就讓自己漫步在這三千公尺的雲端上,好好地享受大地的恩典,其他則隨緣了。

  時常懷念山中的時光,然世俗裡有著太多的擔子與責任,令人無法放開。而偶爾的逃脫,只是一再地加深心底的想望---想飛!


圖十一:北大武山的雲霧,左後方的小山頭為關山

註一:台灣高山五嶽為玉山、雪山、秀姑巒山、南湖大山與北大武山。
 


上一篇

回山林記行

下一篇
 徜徉自然、翱翔天際中 ...... The Sky Of Buzza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