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山漫步 - - - 武陵四秀雜記 90.04.07 by 小鳥

登山所為何事?只為尋找一個更真實的自我!

【武陵山莊】

  人是不是越上年紀,越容易懷念過去?記得自己是一個不會也不喜歡勉懷過去的人,覺得過去就讓它成為記憶,深藏在內心的角落,做人應該把握今日、展望未來,而不該生活在過往的日子。然站在晨霧的武陵山莊前,心頭浮現的卻是六年前的一張照片,一群稚氣未退的鳥人們集聚在武陵山莊前,背後盛開著深粉紅的山櫻花,還有一群叫著 "吐米酒" 的冠羽畫眉在樹上玩耍。這樣的一張畫面,卻生映映地出現在我的眼前,昔日的好友也一一在我的眼前飄過。久違了我的朋友們!我好想念您們!我好想念當時無憂無慮的時光!

  人是不是越上年紀,越容易懷念過去?我想是肯定的!懷念過去,是對目前生活的一種反省,雖不一定是全然的否定,然亦可作為些許的借鏡。而回憶是生活的累積,亦是支持未來的一股動力,是需好好地珍惜。

84年成大野鳥社武陵農場期中活動
90年武陵四秀 --- 武陵農場

【煙聲瀑布】

  武陵農場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當數 "煙聲瀑布"。遠觀如一道清流,自山壁延綿而下。近觀有如千軍萬馬之勢,自懸崖奔流而下。然在瀑布下,享受著冰冷山泉的洗滌,一種痛徹心肺之感,直達內心深處。

武陵農場
煙聲瀑布

【上山的路】

  上山的路是辛苦的,沒有敢說上山的容易。然為了欣賞大自然的美景,這是必需付出的代價。自己從不會想說上山的路還有多遠,只知一步一腳印,終會有到達的時候。累了,就停下腳步,看看四周,享受大自然。大自然會給我們持續前進的力量。

三叉營地

【三叉營地】

  上山的時機,是重要的。我們有優秀的領隊及嚮導,總能避開大拜拜的人潮。來到即將紮營的三叉營地,只有我們一隊伙伴。

  三叉營地的景觀算不錯,可遠觀南湖大山,左望桃山。連早晨看日出,都可躲在帳蓬,不必和近零度的氣溫奮戰。只是水源的問題較麻煩,若懶的自煙聲瀑布背水上山,就需往新達山屋路旁的水池取水。而我們選擇了後者。辛苦地走了五、六個小時的山路上山,此時誰幫忙大伙去取水,則考驗著領隊嚮導的智慧,亦考驗著人性!

  上山後,大伙是一體的,無論取水、煮飯、餐後的整理都是需要大家的幫忙,光靠領隊嚮導是不夠的,分工合作是必需的。

【池有山】

  上天眷戀我們,上山前天氣預報說這幾天的天候不穩定,然上山時也只是多雲,而隔日上池有山、田品山更是個大晴天。

  池有山海拔3303m,名列百岳編號51。上到池有山,天氣非常的晴郎,有著雨後的清澈。整個山巒一覽無遺,北起南湖大山至中央尖山的北一段,連接無明山至畢祿山的北二段,跟著奇萊連峰和合歡山系。西有雪山主北峰、品田山至大小霸尖山的聖陵線。東尚可見武陵四秀的桃山、喀拉業山。在池有山上,望著這些臺灣著名的名山大峻,有著山友們不同的故事一一地陳列,亦激起了心中無限的嚮往。

  已近清明的四月天,聖陵線的雪山還有大片的殘雪,是近日風面帶來充沛的水氣和低溫所致吧!大片的殘雪把雪山頂染得白了頭,在豔陽的照耀下,閃閃動人。我想上山的辛苦,都因這些山岳美景而化為烏有,是大自然賜給山友們的福報!

池有山下
雪山殘雪

【鐵杉林】

  一路上來,似乎都是鐵杉居多。而三叉營地至新達山屋營地更是在鐵杉林的穿梭,連著名的 "池有名樹" 也是鐵杉。

  每回上山,都可以看到不同的鐵杉林,而這次更是都在鐵杉林中漫步。看著鐵杉斑剝的身影,有時泛白、有時受地衣植物的覆著而泛暗。然筆直的樹幹,令人起些許的思古懷鄉之情,想著若如 "臥虎藏龍" 的場景一般,籍樹枝跳躍而上,在樹頂上輕功飛躍,瞭望山巒陵線,是多遐意之事。

  觸摸著幾百年的身軀,再再都是歲月的見證。即使是枯倒的樹幹,也孕育著無數的生命。取之於自然,亦回饋給自然。

鐵杉樹幹
鐵杉

【照相機】

  對我而言,上山帶相機是必需的,無論身上的負擔有多重。習慣以相機留下山中的美景,留下山中的回憶,是擔心自己的記憶有限,遺漏了任何一絲的美好。也讓自己能獨自走在山林之中,而不覺得寂寞。

  上品田山的途中,不小心在換底片之際,弄壞了快門葉片,相機無法使用。告訴自己,相機壞了沒有關係,回去花錢修理就是了,還是可以用記憶,留下山中的美好,或許還能收獲更多。

  走在林中,美景依舊,嘗試用記憶留下更多的美好,然心中仍不免有些悵然若失。於是乎才發現,失去的事物才知道它的珍貴。相機對我而言,不只是留下記憶的工具,更是我在山林中行走的伙伴。人類仍舊是群聚性的動物,在山林中,有人以朋友當伙伴,而我則以相機當伙伴。發現自己並不是一個可以習慣孤單的人,只因有相機,所以我可以獨自走在山林之中,而不覺得寂寞,我依舊是一個害怕孤獨的人。

【田品山】

  田品山,海拔3529m百岳編號22,為臺灣十峻之一。

  穿過了池有山旁的鐵杉林,沿路可以看見許多的水池,是供給高山動物的重要水源。而我們亦受益於此,可免背負沈重的飲水上山,只是顏色不大一樣,可加一些調味比較好入口。過了新達山屋,則是整片的高山草原,延綿至田品山。

  在豔陽下走在草原上,亦不是件輕鬆的事,然回看南湖大山至中央尖山的壯闊陵線,登山的辛勞亦減了一半。

  田品山是由硬砂岩斷崖所構成,自古老的冰河皺摺隆起的山岳。山容險峻,夾雜著岩層皺摺,田品山頂是暸望雪山至大小霸山的聖陵線最佳的地點。若過田品斷崖至布秀蘭山,往南經素密達山、穆特勒布山、雪山北峰至雪山主峰,即為俗稱的O型聖陵線。往北經巴紗拉雲山可至大小霸尖山,由大鹿林道下山。

  一般登山團體武陵四秀為三天的行程,第一天由武陵農場上至新達山屋紮營,第二天上田品山再重裝至桃山營地,中間輕裝上池有山,第三天一早上桃山、喀拉業山,再由桃山直接下山。而我們是墮落隊伍排了四天,三晚皆紮在三叉營地,上池有山、田品山是墮落的一日,來回五、六小時的路程排了一天,讓我們能悠閒地漫步在鐵杉林和高山草原之間,毫無時間的壓力,盡情地享受臺灣高山的山光美景,上山是當如此!

【桃山】

  桃山,海拔3324m百岳編號48,因山容圓潤突起,遠望有如水蜜桃而得名。

  由三叉營地至桃山需先下切至兩三百公尺的山谷,再上至桃山。下切的路上,伙伴們一面下切一面擔心著回程的辛苦,自己則覺得的還好,只要時間充裕慢慢走,上切會比下切好走多了,只是累了點。

  上至桃山,今日的天氣和昨日又截然不同,多雲時晴。上為高積雲,尚不致於影響山巒景色,下有雲海於山谷中流竄,有時還有雲瀑的出現,好不美麗!覺得我們是一群幸運的孩子,雖然出發前上天以不穩定的天候考驗著我們,而上山後卻又以如此多變化的山容回報我們。

  這又讓我想起一本書上的話『不知道前方有些什麼?但知道留著就肯定什麼都沒有……』,雖然我們不知道能追尋到什麼,但不踏出去就肯定什麼也得不到,我想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。

馬醉木

【喀拉業山】

  喀拉業山,海拔3132m百岳編號85,為武陵四秀最低的一座,山頭平坦箭竹密佈,展望較差。

  在前一、兩天許多墮落人士(包括自己在內),已開始在協商不去喀拉業山,因聽說那堮i望不佳,來回尚需五個小時的路程且皆於箭竹林中行走,故藉以不是攻百岳為主之名,暗自盤算想於桃山快活一天。只是至桃山之時,時間還早,大伙還是往喀拉業山出發,更有人立下重誓只再走兩個小時就好,不到就回頭,即使只完成武陵三秀或三點五秀都無所為。然過了兩小時之後,也快到了喀拉業山,不小心就完成了全員攻項的任務。因天候還不錯,喀拉業山也沒有那麼的 "鳥",尚可看到南湖大山的山巒及雲海。只是周圍的環境受到了人類的污染,在用午餐之際,還不時有陣陣的氣味相伴。

  一路上來,大伙的行徑速度不快,自己也樂得放慢腳步留心路旁的花草,正想是否時節尚早,即篤見早春的水晶蘭。而其他已開花的植物尚有臺灣馬醉木、森氏杜鵑、紅毛杜鵑、褐毛柳、川上氏小蘗、阿里山龍瞻、玉山鬼督郵、XX堇菜、通泉草、……等等,沿路陪伴著我們,悠遊山林之中。

  有伙伴說「路上都是一個人走,很孤獨!」其實知道自己亦是一個害怕孤獨的人,然當一個人孤單在山林中漫步行走,我卻不覺得孤獨。因有自然的相伴,有雄峻的山巒相鄰,有碧綠如蔭的鐵杉林遮蔽,有廣闊的草原可臥,有野花小草沿路迎接,還有輕巧可愛的小鳥們不時在身旁圍繞,何來孤獨之感!

夜拍南湖大山

【三叉營地】

  待了三夜的三叉營地,除了下營地有風讓伙伴晚上受凍,和取水較遠點之外,只能說「真是個好地方!」早上可看桃山的日出、白天看雪山的殘雪、黃昏看南湖大山的雲海雲瀑、晚上還可觀北斗七星。嘗試以南湖大山做背景拍星軌,亦得到不錯的結果。而下山當天的早晨,太陽從雲隙中灑落光線,照映在雲海之上,更是美麗!

  我想另一個令人懷念的主因,是這一群好相處的伙伴。領隊嚮導工作得宜的分配,帥哥美女們配合地分工合作,還有一群動嘴的搞笑人士在增添歡樂,在在都是這行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。只怕太美好,會令人不忍下山!

【歸途】

  歸途的心情是複雜的,每次行旅的結束總需來一回。

  下山的路是快速的,而心情亦快速的翻騰。一方面不捨山上的美景,一方面想念自己的小窩。一方面不捨山上的單純,一方面擔心山下的工作。有一個出世入世的感覺,在心中掙扎著。然下山的路是必然的,是大部份人所不能逃脫的,總是需重新面對現實的人生,重新承擔山下的一切,包括親情、工作、人生的困惑、孤寂、……等種種的一切。

  下山的途中,看著尚有隊伍一一的上山追逐他們的夢想,亦擔心所面對漸將轉變的天候,希望上天保祐他們如我們一般。而下回的旅程又是何處,追尋著!但請記住不踏出去,就無法得到回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