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南一段 891006~891010 灰面

<簡介>

  南一段縱走由南橫公路139.5K 進涇橋上登,北起關山,南迄卑南主山,為中央山脈主稜的最南段,沿途包括了關山3666m、海諾南山3174m、小關山3248m、雲水山3013m、馬希巴秀山3022m及卑南主山3260m,且可順遊南橫三星之一庫哈諾辛山3114m。因為位於中央山脈主稜的末端,所以高度及起伏較小,亦為南段中路程較短、容易的一段,為縱走路線中的入門段。然因位於南部,即使冬天亦相當炎熱,加上稜線上只有2940鞍部有穩定水源,因此『水』成了此段路線最重要的東西。雲水山以後的草坡寬廣,常有強風吹襲。馬西巴秀山之後,瘦稜岩脊更為驚險,山下森林內之大石營地彷若仙人之居所。最後由卑南北鞍下荖濃溪林道,出藤枝部落至六龜、旗山。

<出發前>

  工作之後,長程縱走登山變成一件難事,如何請多天的假期去完成一趟又一趟的心儀已久的旅程,且並顧到工作及長官的看法,實為一件難事。研究所時,自己亦加入學校社團,自視兼顧學業與社團活動甚為愉快。而入工作職場之後,將自己的工作掌握好之後,並不喜多留在辦公室,而相較同事花較多的時間在職場,在長官的眼中,自己成了異數。覺得有點辛苦,但相較於要顧及長官的看法或自己的生活方式,我還是選擇了我自己的路,而不沈淪於職場之中。

10/05 第一晚

南一段隊員合照

2100 園區管理局

  尚未走過超四天的長程縱走,想到走五天五夜的南一段,還要背著攝影器材及沈重的背包上山,不愛跑步的自己亦努力去跑了幾次操場,感覺體能狀態還可以,應該可以勝任此次的旅程。自知雖然不會在領先集團,但也不至於會拖隊,影響大伙的行程。覺得登山是一種自我挑戰的運動,在山上沒有誰的體能狀況真能勝別人多少,大多是依靠基本的體能和自己的意志力,一步一腳印地前進。

  這次去南一段,共十四人一位女性,大多是山社的嚮導群,所以出發前大家也沒太大的擔心。晚上在依舊在園區管理局門口集合,發現大伙的背包一個比一個大。整裝上車後,在留守人員的祝福中出發。

10/6 第一天

0200 南橫寶來

  清晨兩點來到南橫的寶來國小,大伙就地在寶來國小的走廊上鋪睡墊休息。一開始自己趴著睡,一直覺得有一陣陣的寒風吹過,而且有人在旁邊走動的感覺,身體不知名的直起寒顫,抬頭起來看看四周看伙伴們都已各自找好地方躺著休息,並沒有人在走動,只有微風吹動大王椰子樹沙沙做響。再趴下休息,不久又覺得有人在走動,抬頭起來看還是沒有半個人。反覆幾次之後,突然想到以前聽說寶來在日據時代是一個刑場,會不會是被鬼壓!?心中有點毛毛的,直念 "南無吽嘧陀佛" 並翻過身來躺著休息,之後才沒有奇怪的現象再發生。我不知道我的八字重不重,但我以前從未遇到此類的事情,這次的經驗,對我而言是蠻特別的!

0820 進涇橋

  久違的南橫、久違的進涇橋!

  在臺南讀研究所時加入野鳥社,南橫沿線是我們觀賞中高海拔山鳥及溪流鳥最佳的去處,或乘公車、或騎機車、或開車,一伙鳥人興高采烈的,以梅山山莊或啞口山莊為據點,漫步於南橫沿線、啞口林道,期待能看到美麗的鳥兒,或臺灣鳥類的王者 --- 帝雉。

  印象最深刻的,第一次和鳥社到啞口林道賞鳥,突然看到一隻整個頭部是白色的山鳥,只有幾秒的時間,趕緊招呼同伴過來,同伴只見其飛去的身影,查鳥類圖鑑竟極為稀有的臺灣特有種 "白頭鶇"。老鳥說通常新鳥有較好的鳥運,和新鳥一起常能看到一些奇特的鳥種,果如其然,竟讓我看到了稀有的臺灣特有種的白頭鶇,令人雀躍不已!多年之後,再想起這個說法,自己以為或許說是因新鳥有較大的新鮮感,在野外會努力尋找鳥兒的身影,所以較容易發現殊特的的鳥種吧!

  在那個時期,進涇橋是我們尋找溪流鳥的最佳地點,可常見小剪尾、鉛色水鶇、河烏等嫚妙的身影出沒於此。而每每看到樹立於進涇橋邊的登山口的登山步道標示牌,知道它是上南橫三星之一的庫哈諾辛山及南一段的關山的入口。望著筆直上的登山步道,心有無限的暇想。而今多年之後,我們整裝以待,真的要圓了這個夢!

進涇橋
玉山小米草

  入秋的十月,在進涇橋旁的岩壁長滿了小巧可愛的玉山小米草。季節的因素吧!以前只見零星的幾朵,而今看到了一大片,好感動!數大就是美,是不變的定理。猛按相機希望留下玉山小米草的倩影,亦希望留下關於南橫的所有記憶!

鐵杉林

 

1020 百年鐵杉林

  上登山步道沒多久,進入一濃密的鐵杉林,許多鐵杉都有兩三人以上合抱的樹莖,都有千年以上吧!臺灣的森林經過日據時期及國民政府時代的伐林政策,所剩的原生林實已不多了。而這片鐵杉林,則可能當時上南橫的山區不易及鐵杉的經濟價值不如臺灣扁柏、紅檜,而不經意留下的吧!前陣子,棲蘭山區的紅檜林,遭退輔會假借「倒立枯木」之名,想入山區整理森林,說倒立枯木會影響樹林的生長,殊不知還是為了一棵可賣數百萬的樹木。被一些環保團體抗爭,且提出證明倒立枯木是森林循環的部份,亦有許多生物寄生於其上,根本無影響森林生長的疑慮,才被擱置下來,且推動成立棲蘭保護區,來保護臺灣僅存的少數紅檜原林不再被破懷。

 

1155 3026高地下的山屋

3026山屋

  山屋對山友是有相當的重要性,除了當山難救營的前進基地及天氣不良的避難場所,在一般的時候更是提供了較舒適的住宿環境。一直以來,都是各個登山團體的兵家必爭之地,有著「先到先用」的大自然定律。然對我們園區登山社的隊員而言,平常大伙都忙於工作,體能上實比不上一般的登山隊的專業嚮導,腳程自然較慢,多以時間換取空間,前一天晚上或提早一、兩天出發,來換得山屋的使用權。

  對臺灣登山界而言,大家都希望政府能多建一些避難山屋,來提供山友較佳、較安全的登山環境,或許是建造山屋的經費昂貴,因大多地方的建材都需人力的背負。或因在臺灣,登山只是小眾的休閒活動,臺灣山區的山屋可說是寥寥可數。然在明年度週休的實施之後,民眾休閒的時間必然劇增,但未見政府對於休閒環境的提升改善,蒞時大家在放假的期間,大概也只能在家看看電視,因一出門就塞車,民眾對戶外活動的興趣必然大減,臺灣擁有如此多寶貴的自然資源,卻沒有在環境保護和休閒活動之間做適當的規劃,讓民眾可以多接觸大自然,改善臺灣人民的生活品質,實令人捥惜!

1420 庫哈諾辛山 3116m, No.22

  其實到山屋時,天氣已變,開始下起一陣陣綿雨,但仍然無法阻止大伙上庫哈諾辛山的興致。擔心下午的天氣變的更差,匆匆用過午餐之後,部份想去的伙伴就急忙往庫哈諾辛山出發。上庫哈諾辛山的路程,海拔約只上昇兩百公尺,只是還是需走一個半至兩個小時的山路。厚密的雲層覆蓋天空,但陽光仍不時透射過雲層,灑落在山巒之間,好不美麗!

  我想上庫哈諾辛山是正確的,若見氣候不好,就窩在山屋不出來,就像我們面對問題就迴避不去做一樣,有了行動,不一定能解決問題,但過程之中必然能激發出一些想法,或許還有機會解決;出來了,雖然可能天氣變差,淋個落湯雞而歸,但行進的過程之中,或許能看到有別於大晴天的美景,或許還是能攻頂。行動,還是解決問題的良方之一吧!不過,另一個令我想上庫哈諾辛山的原因,是留在山屋的人要準備晚餐,那我還是上山去好了!^_^

  上到庫哈諾辛山,天氣還是很 "鳥",沒什麼展望。不過,在沒有時間的壓力之下,漫步在高山步道,還是蠻舒服的!

馬醉木花苞
玉山佛甲草

1530 山屋

  第一天是南一段較輕鬆的日子,由於時間充裕,沒有太多趕路的壓力。從庫哈諾辛山回來之後,發現有另一個登山團體到了,分別一起在準備晚餐。這次的縱走路線,領隊怕大家的負擔太重,不敢準備太多的糧食,看著別隊的晚餐還有竹荀滷肉、眾膜峟雌雞湯,真想逃隊投奔到隔壁隊去。不過,在山上大家都蠻友善的,我們還是有吃他們的料理,真好!

  大伙用過晚餐,圍坐在走道上聊天,期待有夕陽的出現。一群人圍在一起聊天,是蠻可怕的事!不在的山友,往往是被出買的對象,或聊一些山社男女八卦,平常大家工作不容易聽到完整的故事,上山自然會有人重述一遍又一遍。聊聊天、看看夕陽,就是上山最 Release 的時候。這種沒有壓力的時刻,亦是吸引我們喜愛出走野外的原因之一吧!


左往關山右去庫哈諾山的岔路
高山芒花(關山在右後)

10/7 第二天

0640 3026高地出發往關山

  上到3026高地,右邊是往庫哈諾山,左邊是往關山。昨天因雲霧籠罩視野不佳,而今天的天氣晴郎,關山的山容、崩壁一覽無遺。望著遠處山峰,心想這就是我們今天的目標。還真遠啊!我想這是大伙一致的心聲。乘著大伙都還在一起的時候,拍個團體照留念,因大伙的腳程不同,越到後面在一起拍照的機會就越小了。

0920 往關山途中

  十月天,是高山芒花盛開的日子。沿途只要是草原、開闊地就可看到高山芒恣意的生長,一穗穗挺直的芒花,隨風搖曳、舞舞生姿。若逆著陽光,芒花邊透射著金黃色的光芒,真是美麗極了!

  箭竹林一直是最困擾山友的路段,除了毫無展望,疾走於林子間,箭竹還會阻擋去路,甚至還扯我們的後腿,鉤住背包不讓我們前行,一般我們會很暴力的硬衝過去,若衝不過去只好停下來處理,除了時間的耽擱,體力消耗甚大。而在林子中亦是最容易令山友迷途的一段,許多的山難發生不是因天候不佳,就是在林子中迷失了方向。

  在平地,入春的三、四月是草本野花盛開的季節。在高山上,時間稍晚約在立夏的六、七月是高峰期。而已寒露的十月,卻仍有許多晚生的野花,沿途吸引著我們的目光。高山烏頭是臺灣特有的多年生宿根性冬枯草本有毒植物,由於塊根常呈黑色,故稱烏頭。塊根含劇毒能麻痺中樞神經,加工乾燥後可當中藥材,能散寒止痛。其花|的形狀甚為特殊,似圓形的高筒帽,有著紫色的衣裳,還帶點亮粉;高山沙參是高海拔的多年生宿根性冬枯草本植物,為桔梗科,其根肉質肥大,可用為治肺病沙參的代替品。其花|為倒掛紫籃色鐘形,散佈於三千公尺以上的山區。許多美麗的高山野花,都再再令我們駐足逗留,欣賞有別於遼闊山景的另一個美麗新世界。

高山芒
高山烏頭
高山沙參
白花香青---玉山抱莖籟簫

1120 關山 3668m, No.23

  登頂的路是岐嶇而難行,一步一腳印,絕無直升機可坐(若有錢有勢還是有可能的),或其他的捷徑可行。只能依靠個人基本的體能與堅強的意志力,背著沈重的背包,一步一步地往前行。老山友有一句格言「不怕你走的慢,只怕你不要走」,因走的慢可能是因為你的體能較差走不快所致,慢慢走還是到的了的。而不要走則是已沒有意志力而不想走,這就沒有救了,在山上非常的危險!沒有人可以幫忙的!上山所能依靠的,只有你自己。

  上『南臺首嶽』關山的路亦是漫長的。到中午,好不容易終於到了關山頂,雖然已起雲霧,視野不佳,大伙還是忙著先拍登頂照,這總是人生一段難忘的旅程,且亦不知是否還有下次的機會來到此地。此刻大伙還能在一起拍照,感覺上全隊的素質應還蠻整齊的,這樣登山亦安全了許多。然在後兩天,狀況則不若於此!

關山
中央山脈大縱走的隊伍

1330 遇中央山脈大縱走的隊伍

  在關山用完午餐,開始往今晚的紮營地 (2940鞍部) 前進。一路陡下,過了近一小時,遇到一群背著比我們的背包大一倍半且滿臉鬍子的山友逆上關山,這比我們順上關山,更是辛苦許多。寒暄打招呼是必然的,一問之下,才知道其中還有五人是要走中央山脈大縱走的山友,從南南段上來,至今走32天了,後續還要走43天從宜蘭出去。真是敬佩他們的精神!

  伙伴問道「我們才走到第二天就快不行了,他們已經走32天,而後面還有43天,怎麼撐的下去呢?」我想除了在行前要做充足的體能訓練及妥善嚴緊的行程計劃,這麼多天走下來他們應也習慣了這樣登山行進方式。有人問「你會想走嗎?」我覺得我並不會想走,除了因在工作不可能有長假做長期的縱走之外,擔心連續走這麼多天,會對山的感覺淡了。且國內外還有很多地方尚未去,不一定把時間花在長期的縱走。覺得能走五、六天的縱走,一段一段地把臺灣的山脈走完,已經蠻不錯的!其實我比較想走的是橫越中央山脈的縱走路線,短如三四天的能安越嶺古道,長如十天的馬博橫斷,覺得橫越中央山脈有一種莫名的快感!不過,我以為他們有他們的目標存在,完成一個七十多天的中央山脈大縱走,是一個人生重要的里程碑吧!

梅花草
一支黃花
玉山山蘿蔔
黃苑

 

1445 2940鞍部營地

  從關山下來,不到二個小時的時間,來到今天的紮營地 --- 2940鞍部營地。約可放置四至五頂的六人帳,亦是南一段有穩定水源的唯一地方,之後就要背水前進了。

  下切水源地約十五分鐘,是一條乾淨的小溪流。脫下衣裳,享受著冰冷的天山神水的滋潤,心想再來的三天就沒有水了,要好好的污染水源一下。洗滌身心之後,通體舒暢,坐在草原上望著深幽的山谷,等待黑夜的來臨,真是快活!

2940鞍部日出 --- 高山芒
2940鞍部營地

10/8 第三天

0600 鞍部日出

  在高山上,早晨的日出是一天最美的時刻。藉著解決生理的需要,背著相機腳架走到可看見日出的一角,望著太陽漸漸地從雲端露臉,天空的雲彩被染成了金黃色,高山芒花亦被初露的陽光,照的閃閃動人。想留下芒花和太陽相映的一刻,回來才發現陽光太亮了,破壞了整個畫面,懊腦為何沒有多拍一張,只能將這刻長留於心!或許人生就是這樣,總有不完美的時候,但經歷過,必於心中留下一處記憶,也就夠了!
  早晨天氣晴郎,到海諾南山和小關山的山陵,層層山巒清晰可見,這就是今天的行程。

前望海諾南山
後觀關山

 

往海諾南山

1000 海諾南山3175m, No.24

  到海諾南山的山巒,非常漂亮!遠挑小關山,後望關山崩壁,左邊尚可見南二段的向陽、三叉及新康山的陵線,聽說那兒不缺水,是我下一趟的旅程嗎?走在這草原陵線上,我的進行速度自然又慢了!

  上到海諾南山,是目前此行第一個天氣晴郎的山頭 (後來才知道這也是唯一的一個),展望極佳,西看嘉南平原,東望花東縱谷。在高山上,過午後起雲霧是常態,可能到的較早吧!還能有不錯的天氣,真是難得!

  此刻,似乎是大伙尚能聚在一起拍登頂照的最後一個山頭,有幾位隊員已略顯疲態了!

小關山

1600 小關山3249m, No.25

  『小關難纏、雲水無水、卑南不死、藤枝必亡』是流傳於南一段的打油詩。意思是說,上小關山路途甚遠,且需經過許多的假山頂,令人困惑。再者點到南一段缺水的狀況、上卑南主山的因難,最後是因出藤枝的石山林道很長,若無車子接應則需踢二十幾公里出去,真的就死在路上了。

  無親身的經歷還是很難體會,果真小關山真是難纏,走往小關山的路上,山容依舊秀麗,然一會兒鑽入箭竹林腰繞,一會兒又陡上,越過了無數的假山頭,仍不知小關山在何處。這就是『小關難纏』的由來,因要越過十來個的小山頂才會到,感覺上比關山還難行多了。

 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小關山,天氣已變差,而到雲水池營地的路還有好一段要走。和先到的七位隊員,匆匆照了幾張雲霧覆蓋的登頂照,擔心傍晚會下起雨來,就急忙上路。

雲水池營地 --- 回看小關山

1850 雲水池的夜晚

  從小關山至雲水池的路上,盡是在箭竹林和黑森林中穿梭,加上天色已暗,毫無展望可言。黑暗裡的山區是可怕的,一不小心就會迷失了方向。在黑暗中進行,隊員的心態士氣是重要的。曾經在去年到北二段時,亦是每天走到天黑才到預定的營地,在第二天上百岳之一的無明山時已是晚上七點多,到營地已是九點多,但有一位經驗豐富的嚮導,加上九位隊員都團結的走在一起,大家的士氣還是很高昂,順利地抵達營地。

  和先頭的隊員,放慢腳步,大伙縮短彼此的距離亦步亦趨地前進,到了晚上六點多,才到了雲水池營地。

  『雲水無水』雖然這幾天過午後都起雲霧,可能還未下起雨來,然在雲水池還是乾枯無水,就地紮在乾裂的池床上。雲水池的風勢非常的強勁,帳蓬非要用營釘固定不可,否則都飛了起來。此刻大伙自用的水都已用盡,由於協議不煮晚餐,各自吃自己帶的食物,背的公水就留做自己用,因還有兩天的缺水日。

  最後和殿後的隊員用無線電手機連絡是在小關山頂,那時已知他們落後我們已一個多小時。晚上快八點又有兩位隊員抵達,後方還有五位伙伴未到。下小關山之後,就無法連絡上他們了,希望他們有走在一起,才會比較安全。九點多終於連絡上他們,他們還在黑森林中前進,亦不知身在何處,大伙給他們打氣,說到了就有熱騰騰的薑湯、咖啡可以喝了,希望能提高他們的士氣繼續前進。到了十一點,五位隊員終於到了,大伙亦放下心中的大石頭,分工為他們煮熱湯、搭帳蓬,讓他們能舒服些。在山上,大家互助不分你我的精神,表露無遺,因大伙都是生命的共同體!


10/9 第四天

0600 雲水山雲瀑

  昨晚因有弟兄的晚到,大伙都蠻晚才睡。早晨尚在懶睡袋之際,伙伴大叫有雲瀑,大伙連忙跳了起來,背著相機腳架往外衝。雲瀑是什麼,我還沒看過呢?睹見雲霧於前方的小山頂流動,由左至右,緩慢而幽美,有如慢速度拍的溪水流動畫面,但這是真正直映在我們眼前景色。而初陽亦是非常的美麗,相映在莎草科的玉山針藺之下,真是美極了!一直到陽光照射之下,雲瀑才漸漸地消散,大伙才依依不捨,回去整裝、吃早餐準備繼續往馬希巴秀山、卑南主山的行程。

雲水山雲瀑
往馬希巴秀山的草原

0740 往馬希巴秀山

  從雲水山往馬希巴秀山,是我認為此行最漂亮的一段,除了層層山巒延綿,看不見盡頭,特殊的是草原上長滿了金黃色的玉山針藺。有別於高挺的高山芒,低矮的玉山針藺是較耐風寒的,生長陽光充足的開闊草原地。整個高山草原被金黃色的玉山針藺,染的泛黃略顯秋意。不屈於強風的肆虐,玉山針蘭在草原上奮力地與風勢對抗,漫延了整個高山草原,展現了強韌無比的生命力。

  山上的天氣是變化無常的,很幸運到目前上午的天氣都還不錯。大伙走在被玉山針藺染成金黃色的草原上,延展成一條長長的曲線,人亦成了點綴大自然美景的景物。

玉山針藺
往馬希巴秀山的草原

0950 馬希巴秀山3022m

  馬希巴秀山不列名於百岳之中,只有一個小小的木牌樹立著。鑽出箭竹林,上到馬希巴秀山,一不小心還會不注意到它的存在。

  下馬希巴秀山,就會進入一段黑森林,其中有一個可搭二頂四人帳的石洞營地。由冷杉林構成的黑森林,是濕冷幽暗的,石頭上滿佈地衣苔蘚類的植物,尋找著有無水晶蘭之類耐濕寒的高山植物,在七月上合歡山區還發現蠻多的,可能是季節已過未能尋獲。喜歡高山黑森林,是因它的乾淨,不若低海拔森林的濕熱,草木雜生,令人眼花撩亂。

黑森林
動物排遺

1430 殿後隊員Call

  出黑森林之後,幾乎都是走在斷崖邊的小徑,有幾段還是在一些冷杉林旁的草原步道上行進。在氣勢狀闊的斷崖邊,蒼翠挺拔的冷杉林旁亦步亦趨地前進著。草原上滿佈脯乳類動物的排遺,是水鹿或長鬃山羊的遺物吧!這兒是牠們的天堂,一個絕無人類干擾的環境。

  過午後,殿後的壓隊伙伴已開始在呼叫,說後面有兩位隊員的狀況很差,該如何是好?他一個人可能無法照顧到兩位,要我們若到營地之後,準備回來接應。領隊在我和殿後隊員之間,沒有無線電手機可連絡,山中雲霧已起。先頭的六位隊員先走,我在步道上停留半個多小時,尚未看到領隊的跡影,留下字條,希望領隊看到,能加快腳趕上我們,大伙共商應應對策。卑南北峰下營地,尚在遙遠的彼方,不知何時才到的了,大伙亦自顧不暇,不知如何幫忙。

  近下午四點,領隊看到字條,趕來和我們會合。此時壓隊的伙伴已落後我們約一個半至兩個小時,且尚有一位隊員在他們後面半小時多的路程。

  下午五點多,天色已暗,飄著小雨但風勢強勁。壓隊伙伴要求我們回頭幫忙,最後一位隊員落後他們更遠了,他們等不到他。我們本欲請他們三個人緊急紮營,先休息明早狀況較好再趕來和我們會合,因我們現在回去,可能又要像昨晚一般,要走到很晚才會到營地,再不然就是陪他們緊急紮營。但想到還有一位隊員殿後他們這麼久,萬一出事了,誰也無法擔當著個責任。於是再請兩位伙伴先走,去通知先頭隊員,看是否能來處理我們的背包。和領隊三個人卸下背包,帶著僅存不多的水、爐具、頭燈和緊急備用糧回頭找殿後的三位伙伴們。

  輕裝回頭約四十多分鐘遇到壓隊的兩位伙伴,我留下來照應他們,領隊與另一位伙伴繼續下切找殿後的隊員。約過二十多分鐘,手機連絡上終於找到了,也安心多了。

2030 緊急紮營

  近七點,先走的兩位伙伴到了營地,和先頭隊員講了我們目前的狀況,由於沒有手機,和另一個隊伍借手機終於和我們連絡上。先頭隊員本欲回頭來幫忙,然風雨勢太大,看不見去路,且旁邊即是斷崖太危險了過不來,建議我們在林中的3228峰營地緊急紮營。

  約八點多,回到我們卸背包處,此時我們殿後的六位隊員已到齊。上背包約再上行十多分鐘,來到先頭隊員講的3228峰營地,營地有點斜,但地還算平坦,在林中蠻避風的,剛好搭的下四人帳和兩人帳各一頂,於是決定緊急紮營。

  搭好帳、整好裝備,將僅剩的水煮了一包泡麵大家分食,趕緊入睡,因明天還要趕路和先頭隊員會合。隔日聽一位伙伴說,昨晚他發現帳蓬外,好像有大型脯乳類動物出沒,聽到在外面悉悉疏疏作響,以為有黑熊來了。後來才發現原來有另一位伙伴,晚上不知為何進出四次,才造成這樣的聲響。而領隊說,他昨夜整晚都在 "力爭上游",因地有點斜,人會滑下去。而我則已睡死,不知發生什麼事,早上醒來,腳已有一半露在帳蓬之外了。好在此個營地真的蠻避風的,沒有風雨的困擾,還算睡了個好覺!南一段的最後一夜,就是這樣渡過的。

  其中還有一個小插曲,在我們和先頭隊員在用無線電對講機在緊急連絡時,山下不知是計程車或拖車司機、或是無聊的香腸族,硬是佔用頻道不讓我們連絡。在緊急之際,真想把他揪出來XXX!我們確定好營地之後,就關機不想和他們鬧下去,聽說先頭隊員還跟他們 "玩" 了一會!對臺灣的香腸族,真的蠻失望的!


10/10 第五天

0600 往卑南北峰下營地

  早上起來,風霧仍大。整好裝備,吃了幾片餅乾,便往卑南北峰下營地出發。上了陵線,發現兩旁斷崖真的蠻危險,尤其在風雨交加之際,好在昨夜先頭隊員們沒有硬衝過來,否則又有個萬一,真的就很難交待了。

  七點半多,到了卑南北峰下營地,和大伙會合。這裡的營地不甚理想,風雨交加,有些帳蓬還淹了水。昨夜我們在3228峰營地緊急紮營,是有不幸,亦有大幸吧!至少睡了個好覺。

卑南主山

0910 卑南主山3295m, No.26

  在風雨之際,和三位體力尚可的伙伴輕裝上卑南主山,其餘的隊員先行下山。在風雨之中,輕裝走在高山上,亦是辛苦!不禁問自己為何還要上卑南主山?攻百岳有些人是為了收集山頭,有些人是為滿足成就感,而我想自己只是為了完成南一段的旅程,因下回不知何時才有機會再上來。

  上了卑南主山,攻下第26顆百岳,也完成了南一段的旅程,是辛苦的,也是值得的吧!

1500 溪南苗圃

  下切往石山林道,不一會時間,天氣已變晴。回首看看來時路,南一段的陵線依舊雲霧瀰漫,聽說是有一道風面過境,使得山上的天氣轉壞。然在其中的我們,只知努力風雨對抗,是需前進的路而無法回頭,無論天候好或壞。其實許多面對人生困境時亦是如此,經歷過後再回想,不過爾爾,然當身處其中時,則有著完全不同的體會與感覺。是成長的開始吧!

  疾步在林中穿梭下切,不到中午的時間,已趕上了先走的伙伴。下到林道,隊員們停留休息吃午餐,我因覺得尚未能真正的 release,而欲直接殺出七、八公里的林道,再做真正的休息。

  在林中遇見一棵四、五人才能合抱的樹頭,我想少說亦有兩三千歲以上,其上已滿佈苔蘚植物,是舊時伐木留下的時代見證吧!跪下來為祂拍張照留念,亦希望祂能安息在這美麗的森林之中。

  石山林道,出乎想像的遠,沿路落石崩塌,不下幾十處,年初的賀伯颱風亦貢獻不少。林道已荒廢許多,雜草叢生,令人有點起疑是否走對了路。途中還因疲累走不下去,休息了兩三回,一直未見與司機約定之會合地 --- 溪南苗圃。走了兩個半小時終於到了溪南苗圃,卸下了背負五天的背包。脫下了早鬧水災的登山鞋,從背包中掏出已被擠壓變形,越過南一段的斗六文旦,原本是預計上卑南主山時的攻頂祭品,而今當成了結束南一段旅程的勝利宴。亦別有一番滋味!只有先到的四位伙伴吃到,還不忘要毀屍滅跡。不料後到的伙伴還是有人想起,問道「文旦呢?」我只能笑著說「吃了!」^_^

千年樹頭
溪南苗圃

1900 回程

  回程的司機擺了個烏籠!一位來載另三位山友的老伯跟我們說,我們的車還再十二三公里外的林道,司機說路在修,車子較大進不來,要我們踢出去。天啊!真是厄號!大家都累垮了,還要踢三個多鐘頭,才能上車回家。當下先借苗圃的水,洗澡休息再說,看著伙伴們各個傷痕累累,都是大自然在南一段時留給我們的記念物。還有老伯帶來的真正研磨的咖啡,大哥為我們煎的香腸、火腿和濃濃的玉米濃湯,及另一位伙伴的退火湯,都再再令我們的身心舒坦許多。

  領隊和一位善於交際的伙伴乘著老伯的車,出去和司機談談,希望能ㄠ車子進來。一直到晚上七點,還沒有回音,大伙因也休息夠了,覺得乾等下去亦不是辦法,決定踢出去。剛好手機傳來領隊的呼叫,說車子約在三公里外,車子真的進不來了,請我們過去會合。晚上八點,我們和車子會合,整裝上車,終於踏上歸途!

<後記>

  回程出到藤枝,行動終於通了,收到大姊發的簡訊,說「弟:媽媽擔心,趕快回電」讓家人擔心,令我覺得過意不去。一般人會覺得登山是件危險的事情,我們亦不否認登山是有其危險性存在,然若做好妥善的前行準備,及具備適當的緊急應變能力,危險性事實上是可以降的蠻低的。但有時在山上難以連絡,若有些行程的耽擱,容易令人擔心,我想這是我還需跟家人溝通的一點吧!打回家裡,媽媽說我那九十八歲的奶奶早上在念,說「為什麼妳兒子昨夜回來了都不給我看?」媽媽說「沒有啊!我兒子昨夜沒有回來啊!有回來怎麼不給您看呢?」有時候,老人家就會這樣莫名奇妙的說一些話,但媽媽還是擔心會不會發生了什麼事,所以奶奶昨夜才會夢到而急於找我。我想我昨夜睡的太熟的原因,會不會是靈魂出了竅,而回家被奶奶遇上呢?我也不知道!

  過了五天逍遙的日子,回到日常的工作生活或多或少又需適應幾天,我想調適的能力亦是我們這一代旅行者,必需具備的能力吧!

  尋覓著下一趟的旅程,亦尋覓著人生的方向!